top of page
  • 作家相片Leo Wang

信心,一切经济活动的基础


又一次坐在了旧金山飞回上海的飞机上,每次从硅谷回国,都是带着巨大的收获,项目方面的收获、信息方面的收获,以及心智方面的收获。这次在美国投资的两周,有个特别的时代背景,就是国内证券市场大跌,已经到了金融危机的边缘,每天各种调侃股民的段子和多空大战的阴谋论长篇大论刷爆了朋友圈,那么这件事情到底我怎么看,对我们做天使投资的有没有影响?反正我有12个小时要在飞机上度过,索性啰嗦点,好好聊聊最近我脑海里翻来覆去思考的几个问题:聊聊资本游戏、聊聊人性、聊聊女人、聊聊科技创新、聊聊机器人、聊聊创业和冒险、聊聊投资哲学、聊聊生命的意义。


我并非科班出身的资本家、金融家或者投资人,我是一名土生土长的工科生,我从来没有系统学习过经济学,更别说金融。直到3年前我还没听过CFA是什么,就算此刻我也不知道CFA到底考什么,不过我们投资经理有CFA,他们可以弥补我的无知。对于资本市场的本质,我的认识完全是站在企业和市场的角度总结的,我在飞机上也无法查百度百科,说出来也不怕大家笑话。


资本游戏


资本市场应该是为企业提供业务发展所需资金的一个融资市场,同时也为早期的投资人提供了股份变现的方便(所谓的流通性)。所以企业在资本市场发新股获得更多资金发展业务,收购潜在公司,让公司发展的更好;老股东在资本市场以双方都认可的价格卖掉全部或者部分老股,实现资金的回笼,这个时候,投资到底赚钱了还是亏钱了也就彻底明白了。


最早肯定是没有二级市场,只有一级市场的,就像此刻的我,持有200多家公司的股份,有些已经变成废纸;有些虽然活着,团队还在坚持但是目前也没有交易价值,无人问津;有些融了好几轮,我的股份比例不断稀释,但是账面资产不断提高,我很开心;有些项目已经多次有人问我要不要卖老股,几倍甚至几十倍的溢价,但是越是这种我越不愿意卖,因为他看好的企业,我也很看好,未来更好,我有信心,为此我愿意承担一定的风险,我们都知道,明天都是未知的,说不定这家企业以后发展下滑,我的股票一夜之间成为废纸呢。


一级市场的问题是,企业必须跟专业投资机构打交道,这些专业投资机构很挑剔,很老道,所以为了融到新的发展资金,企业需要付出太多的股份作为代价,公司的“市值”都很低。当然,这个阶段的企业风险太大,收入太少甚至没有,投资这样的企业,股份不能随时交易,没有流动性,夜长梦多,所以如果不是对应潜在的巨大收益,谁愿意投资呢?在一级市场,交易都是自愿的,即便企业家认为自己被占便宜,也是自己综合考虑签字画押的,没有人逼你。企业家在资金断裂的前夜,被迫与新的投资人签下“不平等条约”,这都不能怪投资人,毕竟是你自己经营不善导致的,毕竟这位投资人还愿意承担风险来投资你,其他没有“迫使你降低估值”流血融资的投资人,根本都不觉得你是值得被投资的。所以,这里的一切,都是两厢情愿的,大家都是专业人士,不专业的就要学习,学习就要付出学费,你的青春,你的初始投入,都可能是你的学费。作为投资人,一样要承担巨大的风险,一次一小时的会谈,因为一个看起来不错的团队有个听起来靠谱的想法,就决定几百万的投资,如果风险不高,那还有什么比这个风险更高的?


等等,有。那就是 —— 疯狂的二级市场!


这次股市大跌之前,有朋友给我看他关注的一批股票,A股市场,市盈率超过几万倍的,几千倍的有好多,几百倍的一望无际。什么意思?就是说这些公司目前的“市值”(价值),等于其当年利润的几百倍,几千倍,甚至上万倍。一家年利润1千万人民币的公司,市值达到100亿,你觉得合理吗?这意味着,这家企业创始人,现在把所持的股票全部卖掉(可能有50%),套现50亿给自己,相当于企业持续运作500年的利润。还有比这更疯狂的吗?就算他无法全部套现,那么套现10%也是10亿,100年的企业利润。要知道,企业的利润是企业的,企业家不能据为己有,但是股份套现是自己的,这种利益诱惑,让企业家还有心思日以继夜地战斗在第一线吗?对了,事实上,他们套现几个亿是非常常见的,这就是“一夜暴富”的故事的来源,这就是为什么现代企业家都一定要上市的一个关键原因。


在我看来,二级市场的风险比我们一级市场不知道大多少。这么大的风险,流动性有个屁用!


在我开始做天使投资的时候,我是这么算账的:我用1000万,投资10家公司,平均每家公司投100万,获取10%的股份,10年后,就算只有1家公司能上市(获得流动性,在二级市场交易我的原始股),市值达到50亿人民币,那个时候我的股份被稀释到只剩下2%,那也是1亿人民币,相当于整个资产翻了10倍。更何况除了这家上市的,另外可能还有两家被并购,也能赚1亿。


事实上,我只做了不到5年,还没有10年那么长。我的第一年,2011年,也没有1000万,我向好朋友们众筹了400万,投资给了50家公司,每个公司平均8万人民币而已,每家公司占得股份从1%到10%不等。5年后,回头一看,70%失败了,30%(15家)还在发展,经过专业投资机构的几轮融资,这些活着的项目,我持有的股份对应的市场价值大概是8千万人民币,400万的20倍。虽然还没有一家IPO,但是任何一家IPO都足以给我带来巨大的回报。当然,我知道,这15家企业,能走到IPO的可能也只有2家左右吧。


2012年,我成立了3千万人民币的基金,用一年半投资了40家企业,截至目前4年不到,失败了4家,退出了4家,还有大概8家在挣扎,剩下的都挺健康的。2014年底,个别退出的项目带来的回报已经收回了一半的本金,2015年底,全部本金可以归还股东(LP),那个时候,我还持有20家健康发展的公司股份,从1%到10%不等,潜在收益巨大。


后来的4千万和1.5亿的天使基金我就不再一一列举投资回报了,总之是一次比一次更好。


我想说明一个问题,我们处在一个新的时代,一个一级市场风险远远低于二级市场的时代,大家都在谈论金融泡沫,我也发现我们现在看到的天使项目,越来越贵了。创始人们可能受到金融泡沫影响,或者人力成本太高的原因,启动项目的时候,融资金额越来越大,愿意出让的股份越来越少,以前投资50万可以够企业活1年的资金,我可以获得10%的股份;现在平均来看,要200万才够一家初创企业维持第一年的开销,而团队也不愿意出让超过10%的股份给你,这意味着2000万人民币的估值,已经是天使投资阶段的一个平均值了。一个只有一个想法的团队,3个人,来找你要200万,打算把这个想法做出来,只愿意给你10%的股份,这意味着,这三个人加上这个想法或者他们所持有的支持这个想法实现的技术和知识以及他们打算投入的青春和精力,在此刻的价值折合人民币1800万。哦,如果你觉得贵,不好意思,他们表示现在追捧他们的“土豪”投资人挺多的,给我们这个比较“低”的估值是考虑到我们算比较专业,能给带来资源和品牌的Smart Money。不投也没关系啦,市场上钱多的是。


我们近期经历很多项目坐地起价,或者答应了我们一个估值和条款,改天拿到更好的估值(2倍甚至3倍),然后就不跟我们玩了。这个实在是太正常了,我们一开始很诧异世风日下,项目越来越贵,一方面也不得不反思,我们应该如何做出改变,来顺应新一代创业潮流,否则好项目我们都跟丢了。从创始人的角度来说,更少的股份出让获取更多的钱,这是天经地义的正确的做法,更何况给高价的新的投资人,品牌没准儿还更好呢。


这就是天使投资这个一级到不能更一级的资本市场所面临的泡沫,估值从500万,1000万一路飙升到2000万,5000万,极个别明星创始人起步就能拿到1亿美金的天使投资,这些极端个例我们就不分析了,凤毛菱角。如果说3年前我们天使投资的项目“市值”平均水平是1千万的话,现在可以平均到3千万,那么泡沫是3倍。而今天的二级市场,泡沫是多少倍,我不是二级市场股民,我不知道如何去统计,但是当我看到那些市盈率超过100倍的公司的时候,我惊呆了。。。什么鬼啊!超过1000倍的,我觉得买那只股票的人一定是疯了;当我看到超过一万倍市盈率的股票时,我突然意识到,这个世界真精彩,为什么我不去走走呢,我太闭塞了,我应该开个账户,放点零花钱,学习一下这个游戏到底怎么玩的!

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玩法真的不一样,但是当股指超过5千点的时候,我真觉得二级市场比一级市场危险太多了。我相信99%的二级市场股民都不知道自己投资的公司到底干什么的。虽然他们掌握的资金不能占整个股市的大多数,但是也是不小的“长尾”力量,那些“聪明”的机构,无非就是做各种局来吸引这些无知无畏的“大妈大爷”来接最后一棒,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是消息灵通人士,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最聪明,每个人都说过了某个点我就卖出。每个人都无比自信。


我们所看到的二级市场的今日面目,完全是一个零和游戏的赌场,一个博傻的战场。没有几个人能在二级市场永远赚钱。如果有人能把二级市场当做提款机,随时进出自如,那我真心是佩服,我不是佩服他的技术好,我要佩服的是他对人性贪婪和恐惧的分寸的拿捏,他对各路力量斗争的运筹帷幄,他对自己内心的贪婪和恐惧的操控都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这样的人,我要把他当神来拜!


这样的人,我姑且认为是存在的吧,但是他所赚取的每一分钱,都是另一个人的亏损。整个资本市场,就是零和游戏,有人赚钱,就有人亏钱。这个社会的发展,需要资本市场的支持,但是本质上,推动社会发展的,不是资本市场,而是科技创新,资本是加速器,科技创新才是进步本身。没有资本的助力,科技创新的速度要大大降低,资本的力量有多强大,作为一名天使投资人,我深刻的知道。如果没有二级市场的繁荣,我们将来的退出渠道就会受限,退出的时候的“收益”也会大打折扣,从而又会导致天使投资人转行做别的买卖去。毕竟,资本是逐利的!


但是,一个投机盛行的资本市场是绝对不健康的,也不可能持续发展,是泡沫就一定会破裂,区别无非是多少人被卷入进去,多少人在巨大利益的诱惑面前失去理智,放弃原则。企业家在公司面临危机的时刻,在百千员工嗷嗷待哺而资金出现缺口的时候,若无力融资而被迫借高利贷,利用各种杠杆撬动资本挽救公司,这是壮举,也是无数第一代企业家亲身经历的“光荣时刻”。而股民在一个泡沫资本市场利用一切可利用之杠杆,炒那些市盈率高的离奇的股票,这叫什么?


这叫,利欲熏心!


中国的股市和美国的股市,最大的区别不是政府介入的程度,也不是上市企业的品质;而是股市投资人的专业程度以及心智成熟度。美国股市的投资人更多是专业机构,中国股市投资人,更多的用“股民”和“大妈”来形容,这说明专业程度和资金操作技术,都是业余级别。在心智方面,美国的股市投资人经历过至少一个完整的周期,经历过大牛也经历过大熊,大牛和大熊都很考验投资人的心智;中国的股民在这方面表现太差,太不成熟,牛市的时候多高的点位都敢买;熊市的时候,不管三七二十一,一边骂一边跑。都想把股市当做提款机,但实际上,股市对他们来说,只是个老虎机。


我不希望股市泡沫破裂,我也不希望股市泡沫太大,我只希望股市维持一个合理的泡沫水平。前几个月股市实在是太火了,火的我都要担心没有人愿意踏踏实实上班,实实在在创造社会价值了,大家都去那个大赌场捞一把,好像闭着眼睛都能发大财,也不想想这些钱是哪里来的,究竟社会为此进步了多少。就算我们在股市赚了钱,成功的在5000点平仓,功成身退,接下来该怎么办,你赚了1个亿,以后怎么花?如何理财,如何传承你的财富?牛市赚到钱并不意味着你学到了资产管理的能力,也不意味着你以后可以靠做投资吃饭,更不可能成为金融大亨。如果你以后再次回到股市,你一定会把赚来的钱加倍还回去,因为股市并不会总是按照你的意志发展。我相信这次大跌导致爆仓跳楼的人,一定有人是在上次牛市赚钱的!


投资是有价值的,但是炒股就是彻底的投机了。投资和炒股,两个词有着本质的区别。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都可以投资,但是投资要看标的,看企业好坏,看项目价值,看大方向,看团队或者看数据,只要企业基本面不变,就不应该轻易抛售所持有的股票。而炒股,只能在二级市场炒,因为需要流动性,因为你持有的股票到底有多少价值,你也未知,你只是希望有人比你更傻,更高的价位来接盘而已,你每天祈祷的就是K线图继续走高,企业放出利好消息,消息本身是啥,你不必懂,你只是个炒股的,你并不是来投资的。


人性的贪婪和恐惧才是这次股市危机的始作俑者!


这样腰斩的大跌,正好给每个人上一课,让大家好好思考一下,财富的本质是什么,创造财富靠什么;也让很多人深刻反思一下,面对一群恐惧和惊慌失措的无知股民,政府该做什么,该做多少?政府应该是为这些投机者买单的吗?政府的钱是哪里来的,不都是你我纳税人的吗?当股灾来临的时候,我们都在想什么,我们都在怪谁,我们都在做什么,我们都在期待什么。


我周边也不乏各类股票的消息,但是自从99年我大三第一次开户炒股一个月,迎来了那个大牛市的转折点,损失了一半的生活费(1500元)之后就再也没炒过股了,账户也丢了。那年我勒紧裤腰带度过了一个最苦的学年,但是我学到了一点,指望着把3000元生活费投到股市,每天看看K线图,期待毕业后每年有10万元回报,这是天方夜谭。还是踏踏实实做点自己感兴趣,有能力做好,也有一定价值的事情,这样活着更实际,也不用提心吊胆。


前两天,就在股市大跌前一两天,我跟一个国际投资人通过Skype电话会议聊起来众筹和股市,我们觉得股市的本质就是众筹,今天的股权众筹市场也在生机勃勃的发展,我们想一起做点事。当时中国股市一片大好,我很自豪,我说5年后,很多优秀的美国公司也会来中国上市,中国一定会成为世界级的金融中心,证券市场,就像美国的纳斯达克吸引全球优秀企业去那边上市一样,我斩钉截铁,信心十足。当时这位国际友人也很赞同中国力量,看好中国的未来,所以他也要把生意扩展到中国。但是他还是很友善的跟我分享了一个德国30年代的故事,他说那个时候,德国就有类似中国“新三板”这样的证券市场,不过死的很惨。我回复到,中国政府比德国政府对股市的控制力更强,或许中国会又不一样的未来,而且现在的互联网科技企业,比当年的企业更有价值。他说或许吧,都希望做好,大家都是投资人,多一个退出渠道,而且以前投资一个企业等7年上市才能退出,现在等到3年达到B轮要求,差不多上新三板就是宠儿了。


回想这次对话,真的是有趣。我刚才登机回国前,又跟他见了一面,我们在机场一起吃早餐,见面讨论的第一个话题就是怎么看这次国内的股灾,他笑称“你还记得我上次电话会议说过的德国的故事吗”,我只能给他一个大大的微笑了。


我们长远还是看好中国的证券市场,并不觉得这会导致经济危机,虽然中国的房市和股市泡沫都非常高,但是强大的消费潜力,无处不在的科技创新企业,再加上新一届政府的实力,总是让我们对中国充满信心。不过,这次股灾确实够狠的,全世界都在讨论接下来会怎样,都在观察中国政府会怎么干预,怎么救市。


我对中国的金融市场和证券市场,依然100%充满信心,我们也必须全力以赴把自己的本职工作做好,为了让股市恢复到一个健康的水平,我们每个人能做的,无非就是克服恐惧,有股票的不要抛,没股票的别瞎闹,做好自己该做的,一个团结的民族才是长盛不衰的经济基础,失去信仰和信心才是我们最大的危机。


经济的繁荣,归根到底就是两个字“信心”,如果所有人都对未来有信心,大众的行为就会被引导向一个欣欣向荣的方向。此刻,作为一个中国人,不管你有没有信心,也必须有信心,一言一行都要像个有信心的人,这是唯一能做的。


资本的游戏,就是人性的游戏,如果你不贪婪,你不恐惧,你就能赢!


回到一级市场的话题来。虽然二级市场一片狼藉,但是一级市场还是欣欣向荣,只是大家更加理智一些了,把水分挤挤干总是好的。大家看项目也更挑剔了,也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投后管理,帮助大家能融的就尽快融一轮,不要太在乎估值,开源节流,尽量实现盈亏平衡,做好最坏的打算,准备过冬。但是遇到好的项目,还是该出手就出手,因为我们知道,改变世界的力量就是这些看起来还很弱小的科技企业,这个世界上,最不应该被抛弃的就是科技创新。这次美国行,我们PreAngel美元基金又投资了10家美国科技企业,也观察到了一些新的现象:


女性力量


在36Kr大会上,在“女性投资人”对话环节结束后,我有一段即兴演讲,我说道在座的各位你们要注意了,女性创业者正在崛起,请善待你们身边的每一个女人,有三个主要原因:


  1. 女性消费者是网络经济的主力军,女创业者更懂女消费者,女人的心男人永远不懂,永远猜不透。我们甚至投资了一些100%纯女性的团队;最佩服的几个投资人也是女的,比如GGV的李宏玮,今日资本的徐新。

  2. 女性的社会地位空前的提高了,她们经济和思想都更加独立,而且她们在管理男人方面,要更有天赋,优势和经验。男人做管理更加喜欢“威力”、“权力”和“利诱”,而女性擅长心理沟通,用她独有的魅力管理企业;

  3. 女性创业者的绝对数量虽然还少,那是因为5000年来,女性第一次有机会大规模创业,但是她们的成功率更高,因为她们认准了一个方向之后,往往比男性更加勇敢,更加执着和专注。这也是基因决定的,就像她们认准了一个男人,就会为这个男人牺牲一切,专心对他一个人好,一辈子不离不弃。而到处播种沾花惹草才是男人基因的天性,往往要靠社会道德和法律来约束;

  4. 机器人正在各个垂直领域崛起,擅长左脑思维的男人的作用正在一点一点被机器人替代。而女性更擅长右脑思维,这正是目前人工智能AI还做得不好的地方。人类下棋已经输给机器了,但是机器人还不擅长情感沟通,没有女人般的“直觉”,也不会生孩子,这些都是女性的天赋;

  5. 现在创业的风险比十年前要低很多很多,天使投资,风险投资随处可见。女性创业的赌注并不大,而且她们越来越不喜欢早婚早育,正好利用年轻的时候尝试一下创业,做不好找个男人嫁了;男人就不一样了,社会压力还是比较大,要养家糊口,做不好老婆孩子都要露宿街头,也不可能有男性创业者跟自己说:“做不好找个富婆嫁了”!


女性崛起了,这是新的时代,我们要用新的眼光来对待女性创业者。在PreAngel投资的200多个项目里面,20%是女性CEO创办的企业,这些女性创业者都展现出了不同层度的天赋和远胜于男性的执着。最近我们在纽约投资的Unicareer是帮助美国的国际留学生尤其是华人毕业生做岗前培训和求职辅导的,创业不久以后就自负盈亏了,每个月净利润早已超过百万人民币。这位90后女性创业者就是摩羯座的典型代表,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死磕型。


普林斯顿大学金融硕士毕业后,她面试了华尔街很多企业没有拿到Offer,这位学霸倍受打击的同时也开始反思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她做了很多调查研究,找到了问题,通过自学提高克服问题后,成功拿到了Mogen Stanley的Offer,工作一年后她毅然辞职创业,帮助更多的华人毕业生拿到华尔街和硅谷科技公司的Offer。


之所以投资她并不是因为她的公司已经实现盈利,也不是因为她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更不是因为她会打篮球还是校队的,而是因为她从高中开始打魔兽世界,并与2011年代表国家队拿下了DoTa电子竞技女子组世界冠军,她就是那个队长,因为直接拿到了美国绿卡。她给我分享当年为了在不耽误学业的情况下拿下世界冠军所付出的努力,那个时候开始,她每天只睡4个小时,我被她的“死磕”精神折服了。


每一个优秀的创业者都应该具备这种“死磕”精神。


作为一个男性创业者,我深感惭愧,此刻我想起了那句话:以你勤奋的程度,还远远没有到跟别人比拼智力的时候。各位看官,尤其是抱怨生活不公平的时候,你想过没,你真的尽力了吗,你有没有意识到每一个成功的企业家,都经历过无数次比你更加痛苦的煎熬,他们最终的成功一定是因为他们克服了自己内心的虚荣、恐惧、懒惰等缺陷。


机器崛起


我们在美国参与了Savioke酒店服务机器人的投资,这让我脑洞大开,机器人在很多垂直领域,在一个固定的应用场景下,可以更好地发挥它的优势,回避它的缺点。这个酒店机器人也是Google Venture和杨致远的AME Ventures一起投的,说明他们也认可垂直领域的机器人的发展。Savioke可以开酒店的电梯,可以知道813房间在哪里并在门口停下,可以直接拨打房间电话叫客人开门,可以跟客人打招呼并打开自己的“容器”让客人把里面的东西(比如毛巾,牙刷,巧克力)取走,可以躲开走廊或者大厅的行人选择新的路线,可以自己回到充电的地方给自己充电。如果看官有机会去硅谷的Aloft酒店住住,不放体验一下(目前只在Palo Alto和Cupptino的Aloft酒店有部署)。


我们还在Plug & Play看到一个专门用于大型零售店和商超的机器人,可以跟客户对话解答问题,带着用户去到要买的产品的货架,当用户不知道该买什么或者向了解产品区别的时候,还可以帮忙接通远在世界某个角落的产品专家,也可以接通顾客的家人帮忙看看是不是要买的产品或者衣服穿上效果如何。晚上该机器人还会孜孜不倦地巡视货架上那些商品需要补货。这些听起来很酷,背后有个更有意义的事情是,机器人知道究竟哪些人来了商店,他们是谁,Facebook和Twitter账号是啥,他们在哪里逛了,买了什么,问了什么等等信息。过去商店的客人都是陌生人,店员也不可能记住每一个客人,即便记住也是暂时的,无法把所有信心关联起来,更何况店员会离职跳槽,而机器人的好处是,一个机器人知道了,意味着所有机器人都知道了,一个机器人记住了所有机器人都记住了,所以你从Palo Alto的Home Depo店逛到San Jose的Home Depo店的时候,机器人同样会认出你并情切地跟你打招呼,帮你解决问题。


还有硅谷投资圈的朋友投资了负责安防巡逻的机器人,听起来也很酷吧;医院手术的机器人;陪小孩玩耍的机器人;陪老人聊天的机器人,都是很实用的。


我们投资的Roboterra为高等院校提供机器人开发和编程的一系列乐高式课件;UC Berkeley的Dashrobotic是拟生甲壳虫玩具机器人;斯坦福的BrainOfT是机器人的大脑,协调各种品牌和种类的智能家居协同工作不乱套。


我们投资的Lucid Camera来自UC Berkeley原本是要做机器人的眼睛,模仿人类的眼睛,两个摄像头可以拍出180度的3D全景画面,后来衍生出VR摄像机产品,专门为 Ocular和AntVR这样的浸入式头盔提供全景内容,我体验了一下,未来的科技已经真实滴展现在了眼前,当镜头前的小孩子向我爬过来的时候,我情不自禁地跟他打招呼,实在是非常逼真啊。


我们投资的Oculii来自斯坦福博士和他的父亲,他们用四个雷达芯片矩阵实现4D的雷达测速跟踪,用到汽车和无人机上,可以实时监测周边物体的大小,速度等信息,级大地拉近了“无人驾驶汽车”和“无人驾驶飞机”的商用化进程,也让所有机器人更加行动自如。谁说未来“汽车”和“飞机”不是机器人呢?


我们投资的MedWhat医学问答引擎,来自斯坦福医学院,就像是“大白(●—●)”的大脑,你有任何不舒服,就打开APP问它,他会跟“医生”一样跟你聊天对话,直到你找到解决办法。


我们投资的Jist可以像专业人员一样帮你把一段1小时的视频剪辑成一段30秒的“预告片”,用到游戏竞技领域就是把40分钟的玩家竞技内容提炼精华浓缩到30秒给大家分享,这样任何人都能“剪辑”专业视频,这背后也是“机器人在学习人类的思维逻辑”,它们通过学习知道哪些内容是精彩的,人类喜欢看的,那些太无聊可以被剪掉。


在供应链管理巨头PCH的Hightway1智能硬件孵化器孵化的Seneteri炒菜机器人,炒出来的西兰花松仁肉丝真心很不错,我亲自品尝,业界良心,叹为观止。虽然机器还是实验室产品,但是水平已经超过了大多数人,满足了80%的需求,而且云端大量的菜谱随时导入,机器人的学习速度是以毫秒为单位的。


我们投资的Teforia是诺基亚出和Xbox的设计团队,他们做了世界上第一个智能“煮茶机(器人)”,每个茶包有个标签,每次煮茶,Tefora都能通过标签知道是什么茶,然后从云端下载对应这款茶最合适的温度,水量和时间,用100%精确的控制来煮出最棒的茶,口感确实好很多,标准化的流程让大家生活品质大大提高。满世界的咖啡机,是时候来一款煮茶机器人了。


我们在洛杉矶投的Oben是Caltech和UCLA的团队,致力于让机器人能有人类的嗓音,不仅如此,还要让这种声音具有个性辨识度,你的导航仪用的是“王力宏”的声音ID,我的闹铃用的是林志玲娇滴滴的声音ID,这些并不需要这些明星去专门录制,只需要提供他们在任何电影或者访谈中的3分钟声音文件给机器学习一下,就可以把任何人的发生变成另一个人的声音。


亿航Ehang是我们投资的航拍无人机,但我们的梦想是空中机器人,究竟什么是空中机器人,空中机器人能干吗,想象没有边界,不妨大胆一点。


这就是科技的价值,科技创新的力量,投资这样的企业,我们不会因为“泡沫破裂”而失败,企业的发展虽然九死一生,但是投身科技创业,虽败犹荣,屡败屡战,终有一成!


现在是科技创业最好的时代,虽然说未来会更好,但是创业要趁早,未来的机会,是属于我们下一代的,年纪越大,负担越重,胆子越小,所以趁着无知无畏,奋不顾身,为梦想努力一下,无悔今生啊。


每次跟创业者分享,我都会重点强调一下,胆量比智慧更重要。因为创业是一个团队协作的结果,集体智慧永远大于一个人,而胆量则不同,你不勇敢,没有人可以替你拍板!一个团队的胆量,取决于CEO个人的,而不是集体胆量的总和。没有胆量,第一步都迈不出,更何谈速度、牺牲、孤独、偏执、毅力、信心、方向、应变等等创业素养。


运气好不好,你都不敢试,你怎么知道?


胆量也是一种能量的展现,年轻的时候,初生牛犊不怕虎,无知者无畏,闯来闯去,说不定就闯出一片天。年纪大了,肾不如年轻的时候好了,中医说肾主志,所以很多人也没有了年轻时候的志向,畏畏缩缩,只求一生平安自保。正因为如此,所以要强调,创业要趁早。勇往直前的人,也是魅力无穷的,就像一种强大的磁场,你所需要的各种人才、资源和资金,也会暗中向你汇聚。


胆量也跟你的梦想和信仰有关,有信仰的人,虽然人性软弱,但信仰可以使他强大,使他无所畏惧。所以为了信仰而战的人是最无畏的,一个有信仰的团队,一定是战无不胜的。为什么唐僧是领导,孙悟空是徒弟?因为唐僧有信仰,为了信仰,他死都不怕,当他死都不怕的时候,还有什么可畏惧的?


科技创新和生命的意义


我时常在想,我们做天使投资,也是一种信仰,科技改变世界的信仰,希望自己有生之年看到更多科技的爆炸性发展,体会到以前无法想象的经历。我们有太多科技需要突破,无人空中交通系统,意念控制一切,虚拟体验代替真实(比如浸入式头盔正在做的),基因解密,干细胞,宇宙空间探索,量子物理的本质,新能源,交通提速(10分钟从北京到纽约?),虫洞穿越,意识永生(一个人死亡后,把他的意识移植到一个机器人),太多太多需要突破的科技,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和无数科技创业者的奋不顾身的坚持。这种信仰,让我们获得了无穷的力量和胆量,把大量的资金投向了最早期的创业团队。无数拥有这种信仰的人,才是推动科技发展的前线战士,他们最可爱。


我们发现,很多顶级的科学家,科研人员,为人类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有的拿了奖,大家听说了,有的没有拿奖,大家不知道,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这些人并不掌握世界上最多的财富。财富并没有流向掌握技术最多的这个群体。比如,马云,王健林,马化腾这些首富,并不是顶级科研人员。但我坚信,世界一切已经发生的,都是合理的,也都是必然会发生的。那么如何理解呢?我来说说我的看法:


我们对整个生命的意义,宇宙的起源,都只是推测。即便是达尔文的进化论,也只是造物主留给我们自我安慰的一段“代码”。感受如此真实真切的一个“空”的世界,实在是费解。就像量子物理的波粒二象性,测不准原则,量子纠缠等状态,都另无数科学家想破大脑而无解。这个世界一定不是我们认为的那个理所当然的世界。我们对财富的认识,有点儿像游戏玩家对虚拟货币的认识,一味地追求财富数字越来越大,但是数字本身然并卵。如果不能正确对待财富,不把财富用到有意义的地方,这个世界有一种机制进行自我维护,就像人类免疫系统可以自我修复一样,整个世界和宇宙这样的超级有机体,它的自我修复系统也时时刻刻在运行,我们有些人太过于杞人忧天,有些人过于自信以为可以一手遮天,这都不对。不管你经历了多少而获得了影响力、权力和财富,如果你不能善待你所拥有的“资源”(能量),那么“人类”这个超级有机体,“世界”这个有机体,“国家”这个有机体,都会在自我修复的过程中,进行“能量”的重新分配,试图做到最优配置。


我解释不清楚究竟生命的意义是什么,不过我做个对比,我们身体里的10万亿个细胞,我们作为这10万亿个细胞组成的超级有机体,我们不会在乎个别细胞的新陈代谢,不会在乎少数细胞的破坏和死亡,我们的自我免疫系统总是在精确地工作,淘汰病变的细胞和癌细胞,用新生的健康细胞取而代之。当我们感到某些器官不舒适的时候,我们也许会借助某些外部力量来修复,比如喝中药,打针,推拿甚至手术等等。这些外部力量的作用也是力图淘汰病变的部分,让新生的好细胞和组织来接管。如果一个细胞不顾一切地自我复制,窃取大量的人体资源而仅仅满足自己的扩张,最终变成了癌细胞,这个时候如果不是被免疫细胞杀死,就是被手术拿掉,最坏就是整个人被癌症细胞杀死,最终癌症细胞也失去了自己寄生的基础,与母体同归于尽。


我们每个人,都是人类集体的一个细胞,我们集体组成了人类这个超级有机体,个别人不管多么重要,都是可以被替代的,系统总是有他的选择方法,新陈代谢是永无止境的。这个系统本身就不允许个别人无限制获取巨大的“资源(能量)”而威胁其他“细胞”的生存,如果一个人不知疲倦地窃取了太多的资源而不知停止或者回馈社会,那么终究有一天,不是整个母体被杀死就是这些“癌细胞”被杀死。


只能说“癌细胞”是必死无疑的,所以全世界的富豪都在尽一切努力回馈社会,这样做无疑是双赢的,他们都在试图变为人类这个超级有机体的一个“有益器官”,一个不可或缺,不可替代的“组织”,这也是真个人类超级有机体这个系统运作的规律的一部分,如果每个细胞和每个组织都是健康的,整个生命体就是健康的。每个细胞,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使命和社会价值,不要看别人,皮肤细胞不必羡慕心脏细胞,生来是什么就是什么;科学家的使命和企业家本就不同,调动知识和资源的能力也不同,各有各的分工,不能用财富的流动来判断。财富只是人类这个超级有机体的一个能量形态而已,能量的形态有千千万,如果你仔细读读历史,你会发现,古代很多君王的财富都没有大臣多呢,皇帝并不一定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美国的总统也不是最有权力的人。


对生命的意义稍微有这么点了解了,突然发现,死亡并不可怕,死亡只是万千亿个新陈代谢的一部分;就像一个游戏玩家,游戏总有结束的时候,结束了就结束了,So what! 造物主创造这个世界,最伟大的一个发明就是“新陈代谢”,以及在这个过程中的“迭代”,或者说“基因变异”,每一次迭代都是一次基因复制的试错,有可能迭代出更好,更适应环境的基因,传承更远更久;有可能迭代出更不健康,更不适应环境的基因,然后被淘汰。没有新陈代谢就无法迭代,“系统”资源也很容易枯竭导致“死机”。


如果你对死亡都无所畏惧了,为了你的信仰和使命,还有什么好怕的?


投资哲学和使命


我经常出差,每周都要坐飞机,我想,世界上最危险的事情是什么?是天使投资呢,还是每周都坐飞机?我的结论是,天使投资的风险,远远低于每周坐飞机的风险。因为天使投资只要1%的成功率就可能赚到整个基金的10倍收益。比如uber的天使投资人在2010年给uber投2.5万美金,现在就是1.25亿美金,5千倍,纵使其他90个项目都失败又如何?而坐飞机的风险在于,必须100%的准确,一次失误就付出生命的代价!虽然说飞机是最安全的交通工具,但是飞机失事的新闻还少吗?


我每年投54个早期项目,坐至少54次飞机,你说我是不是每天都应该在恐惧中渡过?


我每天都很快乐,每一笔投资我都很兴奋,每一次安全着陆我也会感谢上帝。我感谢造物主给我这个机会进入到HUMAN这个系统里,玩这个GAME,我知道总有一天GAME OVER,而我却不知道究竟哪一天出局,所以我只好每天都当做最后一天那般努力,6点起床跑步,然后开开心心工作一整天,多活一天就多贡献一天,去留真不是我决定的,但是活得好不好,有没有意义,是我能决定的。


未来属于勇敢的人!


当你看到梦想实现的机会,一定要努力争取,纵使危机四伏,也要死磕到底,相信我,没有什么比实现梦想更重要的事情了。很多社会价值观告诉我们,家庭最重要,享受人生很重要,健康很重要。OK,我不否认,来到这个世界,进入这个HUMAN的GAME,是有很多让人流连忘返的体验,很多人也确实把这个GAME当做一个“过家家”的游戏,一生碌碌无为只求平平安安,生儿育女,养大成人,看着他们继续生儿育女。我知道每个人都有他的使命,有些使命就是负责生育,有些使命就是创造。为什么GAY这个群体越来越大而不是越来越小,理论上GAY不能生育,或者生儿育女的机会比正常夫妻少很多,传承千年应该越来越少啊,可是,事实上就像每个细胞有特定的功能一样,现在的人类,每个单独的人都有使命分工,不是每个人都要担负“生产下一代”的使命,他们有别的意义,站到这个角度,就不奇怪了。有些人疯狂生小孩,有些人做丁克家族,毫无问题,使命分配不同而已。


每个创业者都有一个使命,每个使命都有无数个人背负,所以这个GAME不是既定程式的按部就班,所谓的一切“天注定”只不过是一句事后感叹和安慰的话,如果真的都是注定,那我们什么都别干了。造物主的“天注定”和天使投资的逻辑很像,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一定要广撒网,成功有它的随机性,注定发生的事情一定会发生,可能有成百上千的人都背负了这个使命,也在基因上有所准备,有一些完成使命的天赋,但是最终只有很少数人能成功完成使命,至于是谁完成的,这是随机的,不确定的,造物主自己都不知道,就像量子物理的读物,总是会问“上帝也会掷筛子吗?”,答案是,YES。量子世界的“测不准”就说明了这个问题。


在投资领域,还有个理论证明这种成功的随机性。


上飞机前我见的这位国际投资人,给我分享了贝叶斯统计理论,很简单的说,如果你赌赛道,在一个方向投资10个项目,但是只有1个项目会成为赢家,其他9个公司都会失败。假设每个团队的组合都差不多,这样每个项目的成功率都有10%,这种情况很正常,你很难说某个团队一定能成;另外一种情况是,A团队的实力比较强,比其他团队好2倍,这样这个团队有20%的几率成功,其他9个团队每个有9%的几率成功,但是最好的团队也只有20%的机会;80%的概率是那9个团队中的某一个项目取得成功。那你究竟是投A团队呢,还是从其他9个团队里再找一个B团队?这个B团队,只有9%的概率哦。所以,投赛道的逻辑就是,10个都投,赢家通吃,盈利远远超过其他9家的损失。


他跟我分享这个故事也是想说明一个道理,天使投资,本质上没什么太大的技巧,只有一点很重要,就是持续的,广泛的投,投的越多,成功率越高。这句话和某位纽约的天使投资人总结的差不多,他说只要你投资的公司超过100个,你的年复合投资回报率就能稳定在25%以上。我个人的经验也如此,经常是很多黑马跑出来,投资的时候并不一定很兴奋,出于大方向的认可,出于团队感觉还不错,就稀里糊涂投了,反而发展超出预期;很多投的时候非常兴奋的,其实未必一定能成功。


我们都不是神,那里能料事如神?


说到底,投资和创业一样,找到自己的价值点,在一个认为对的方向上死磕,猛搞!


信心是一切经济活动的基础,

如果你对你做的事情有信心,那你就死磕到底;

信心是一切经济活动的基础,

如果你对你投的企业有信心,那你就死磕到底;

信心是一切经济活动的基础,

如果你对你选的团队有信心,那你就死磕到底;

信心是一切经济活动的基础,

如果你对你的判断力有信心,那你就死磕到底;

信心是一切经济活动的基础,

如果你对你的国和家有信心,那你就死磕到底。


0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bottom of page